妖怪公寓_正文卷 415 好事往往各不相同,坏事却总是一模_都市言情_笔趣阁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妖怪公寓 > 415 好事往往各不相同,坏事却总是一模

415 好事往往各不相同,坏事却总是一模

江宁突然打了个寒颤。

此刻他仍旧戴着头罩,意识仍旧和喵姐相连,只不过被干扰了,暂时退了出来,但是连接并没有断开。

他能感觉到喵姐的气息在迅速提升,不停地提升……

这是好事,说明喵姐突破在即。

但是他下意识地想起了苟德生突破时发生的事。

当初苟德生就是因为气息不停提升,结果引来了张海伦她们。

别忘了这里是华山,上上下下全都是道观,而且按照秦大爷的猜测,这里的传承十有八九没断……万一有人感觉到这股气息。

江宁不敢继续想下去了,他快步跑到窗口,“咻”的一声飞了出去。

华山并不大,吕玉翎选择的旅馆位置又不错,离开几座主峰都不远,所以很快他就赶到了喵姐所在的那座山峰。

一靠近那里,他就知道麻烦了。

好事往往各不相同,坏事却总是一模一样,他还在半空中,就看到几道人影从旁边的山头上飞掠而下。

那几道人影已经不是身手矫健那么简单了,他们像是会轻功一样,脚尖一点就射出去十几米远,身体轻飘飘的,像是没什么份量。

这是道术。

江宁感到奇怪,他一到顶上就用上清一脉的望气术看过,绝对可以确定整座华山上上下下没有一丝天地元气。

没有天地元气怎么可能修出道术来?难道是借用信仰愿力?

不过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,江宁瞬间加快了速度。

飞绝对比跑要快得多,更不用说喵姐所在的那座山峰笔直而立,那几个道士原本是住在另外一座山上,他们得先下山然后再上山。

当江宁落到山顶上的时候,他看到那几个道士都还没到山脚。

这下他放心了。

只见他随手一甩,十几块电路板瞬间飞了出来,这些电路板还在半空中的时候,就互相连接在一起,转眼的工夫就成了一座法阵。

他现在玩这一手越来越熟练了。

在茅山的时候,他可不是在浪费时间,秦大爷不肯传授他上清一脉的道法,但是没说不能指点他,江宁以往积累的一大堆问题,在秦大爷那里全都得到了答案。

在洞灵真天,江宁已经得到了一整套系统的东西,但是他的底子太潮,一直整合不起来,只能东一鳞西一爪,拿出来唬人,这才有了他转世大妖的名头,然后他借这个名头转过头来偷师。

他做得很成功,也很辛苦。

现在用不着了,他在秦大爷面前根本用不着装,老头虽然不懂洞灵真天的东西,但是那么大年纪不是白活的,指点他绝对没问题。

他手上的这套法阵就是最新的成果。

法阵一立,喵姐的气息顿时被彻底隔绝。

“你那边怎么了?”耳麦里面传来了米琪的声音。

野丫头的话音刚落,谢小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:“喵姐有麻烦了?”

“需要我们帮忙吗?”这一次是胡娇娇。

“只是几个老杂毛罢了,兔子搞得定。”吕玉翎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还是过去看看再说……反正闲着没事。”那匹母马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,紧接着耳麦里面就传出了推开窗户的声音。

江宁挺郁闷,他居然没有开口的机会。

也就一分多钟,头顶上方有人下来,第一个到的是柳艳紫,然后是野丫头,再后面是胡娇娇……三个飙车狂,怪不得速度这么快。又过了片刻大队人马到了,最起劲的就是小狐狸她们,甚至那几只小猫小狗也兴奋地跑到悬崖边上,一边冲着底下张望,一边念叨着:“揍他们,揍得他们生活不能自理,对了,指甲钳呢?”

江宁转头看了看谢小薇。

谢小薇冲着小狐狸怒目而视,小狐狸则装作没看清,她很清楚顶多回去之后被训斥一顿,姐姐不会太严厉的。

当然她也会警告一下这些小白痴,在姐姐面前……对了,还得加上兔子,都不能提指甲钳。

“这里有我们,你下去堵住他们好了。”小狐狸推了推江宁,她在转移话题。

她成功了。

“也好。”江宁立刻点了点头,他可不敢让这帮家伙惊扰到喵姐。

他飞身跳了下去。

“真是扫兴,我本来以为,怎么着也得折腾个五六天,把整个华山转上一遍,没想这么快就有了收获。”胡娇娇挺郁闷。

“又不是让你立刻回家,喵姐就当是回家探亲,咱们则是来这里旅游的,兔子是躲避春节,不想回去见那些亲戚。”吕玉翎连忙说道。

江宁身在半空中,朝着上面比了个中指。

这女人说话太直接。

他下山的方式略屌,就像一片羽毛似地慢慢往下飘……这当然不是他的本事,他的背后吊着一根细丝呢,那玩意儿实在太细了,别说人眼了,就算是妖怪的眼睛也分辨不出来。

不过下一瞬间他猛然间加速,吧唧一声砸在地上。

底下是泥地,他砸下来的高度至少有五十米,以他的份量一下子就在地上砸了个人形的坑。

在山顶上,一个尖下巴,细眼睛,满脸狐媚气息的两三岁小女孩笑嘻嘻地收回了手,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指甲钳。

“这样不好。”胡娇娇异常严厉地训斥道……不过她的手却很温柔地摸着小狐狸的脑袋,非常温柔,充满了爱护和鼓励的味道。

“我知道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小狐狸异常诚恳地回答,不过她的脸上满是得意,在她的身后,另外几个小家伙全都竖起了拇指。

“这家伙不会摔出什么问题来吧?”吕玉翎探头往底下看了看,她还是挺关切自家老公的,不过也仅仅只是关切。

“你又不是不清楚,这家伙的反应有多快?他里面那件铠甲有多结实?还有外面那件软甲的防护能力有多变态?”胡娇娇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Copyright@2020